地级市报名点: 宣城 官方微博 公考QQ群

像老叶一样从容地活着

发布: 2017-03-19 19:29 | 作者: 联创世华公考网 | 来源: 未知

  文/翟良

  假如可能,文新学堂开创人叶德文希望自己能像杰克逊一样开一场演唱会,底下是黑压压的观众。

  如果可能,这也许是K12教导最猖狂、最眩晕的一夜。

  要知道这在两年前,老叶压根都未曾有这样的想法,他躲在那间叫作“思过崖”的房间里,把自己封锁起来,拒绝敲门声,谢绝活泼的预言,拒绝风口的幸福,甚至拒绝蓝天和白云。

  好像在放空的世界,连闭一下眼都那么惊心动魄,有时候一份彻底的安静会让人疑惑喧嚣的存在,会让人相信一种思考的个性和深邃。这是一间涌动着孤单味道的房子,一个叫“红毛衣”的男人焚烧着一腔情愁,每一寸肌肤都剑指和触摸着未来,一束裂变的眼光,飘飘荡扬。

  不经意间曾翻过老叶刚创业时的照片:个性却不非常养眼的分头、皱巴巴的黄色衬衫、宽松肥大的浅蓝色裤子以及腰间牢牢捆着的干瘪瘪的腰包……紧跟身后的是为数不多的略显幼稚的员工。画面上的老叶笑得腼腆和坚定,对未知前景的无畏,让老叶的脚步总迈得那么夸大。

  创业的路像一个人的成长,从呱呱坠地到沉稳厚重的中年,妄想,跋山涉水;美妙,怦然心动;伤口,流进流出……

  危机萍水相逢,就像泼下来的无比沉重的雾霾,不让你喘息,不让你看见,甚至不让你清爽而甘甜地活着。每当翻开一扇狂风雪雨的门,老叶总“躲进”那间“思过崖”,他说他不知道恐怖是什么,只理解那枚打燃的火镰的勇气和欲望,当一点点亮光撕开夜幕,下一刻的世界便是杨柳飞舞的春景。

  老叶还说,路是长的,夜是冷的,梦是我的,人是醒的。

  “谁的青春不受伤?”老叶依然坐在那间“思过崖”里,红毛衣像早早开着的枝干挺立的红玉兰。

  这个世界老是悲喜交加,阳光与河流悉数映出,而沧桑与恶运可怜陷落。那么多创业的灵魂曾经活得像一树梨花,尽管走了那么长久的路,只管爱得死去活来,他们丢了自己,却身不由己。“我化尘埃飞腾,追寻赤裸逆翔”我们听到,跌落者在黑私下不甘地叹气。

  也有扔掉良心仓惶而逃者,他们躲到了一个比坟茔还遥远的处所,再也不论门外的生生死死,人格和灵魂霎时脱掉,赤裸裸的像尖刻的坚冰。

  “回眸是春,望眼是秋。”在一前一后的顾盼之间,老叶站在三月,一股多年后的坚决流过心头。老叶热爱品茶,尤其钟爱铁观音,在他13年的沉沉浮浮中,在他的心坎世界里,本人选择的路似一盏茶水,苦如茶,香亦如茶。

  老叶有时也会自卑,不知足今天文新的规模,懊悔进城太晚了,可不管怎样,他和这份事业那么稳稳当当地存在,那么从从容容地活着,像一把镰刀上进墙里,我们听到的却是麦行绿的拨节的声音。回想走过来的路,老叶拽了拽红毛衣,“蹉跎辗转,宛然的你在这里。”

  人生是一场孤独的跋涉,事业有时也是,不甘寂寞的老叶再也不想一个人走,一个人停,一个人顽强。“要生一起生,要死一起死”爱折腾的老叶再次踏上了寻找合伙人的旅程,他总是幻想将合伙这场恋爱谈得疯疯癫癫、空前绝后,他梦想着“当我想你的时候,恰好你也给我了一个拥抱”。

  我问:“你想不想做下一个新东方?”

  老叶答复:“人生不妨走得从容点,最重要的是依照自己的轨迹走,我只想成为自己。”

  像老叶一样从容地活着,听“野百合也有春天”的幸福。

  作者3月18日于北京

友情链接

  Copyright © 2015 联创世华公考网 All Rights Reserved.[鲁ICP备14017666号-2]

返回顶部